晨橙Sissel

尝试着写一点文字 A团紫担,团苏

【百合向】追光

未寄出的信
一、
我至今记得我们最初相遇的场景:你在舞蹈房里压腿,阳光刚好地打在你的耳侧,你回头看我,好像森林里惊惶的小鹿。
你赶忙把腿放下来,转向我:“抱歉,没看到有人进来。”还理了理裙子。

那时我们都很年轻,我只是个刚踏入社会的兼职灯光师,而你,是剧团里公认的好苗子。那一年,我二十岁,你十五岁。

我曾梦想和你一起翻阅这些以前的旧事的。我还梦想过你谢幕说那句感谢全体幕后工作者时,会说一句:“在那里边的灯光师,是我的伴侣。”

对了,你那时是怎么看我的呢?不肯回答吗?也对,过了这么些年,这个问题的答案只会徒增烦恼。我二十岁遇见你,正是穷困潦倒的时候,开水就白面馍馍,加点老干妈,就算是一顿饭了,一天就吃这么一顿。更从不讲究服装造型,有时连保持卫生都勉强。这样想来,就算你完全不记得我了也是平常。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幕后工作者,而你,想必在自己人生的舞台上也能拥有一道独属于你的追光。

我很好。只是偶尔在这样美的月夜里,不可抑制地想你。


二、
前几日在街上看见她了,那个很酷的灯光师。我本来想打招呼的,但我们擦肩而过,她完全没认出我。想来是我这几年身材走样,体态更似中年妇女。

我十九岁那年厌倦了剧团的枯燥,听信朋友的话去了他的舞蹈工作室。也不能说他不对吧,他也为这个工作室付出很多心血,“艺术界这几年越来越难混”,做生意的人总是这么说。后来朋友成了男朋友,意外怀孕,奉子成婚。这几步走来竟然如此顺理成章。

老公家里靠着那几年疯长的房地产市场小赚了一笔,开始对我横竖不满意。婆婆说:“娶一个舞蹈演员回家,什么家务也不会干,工作上也帮不上忙,就是个花瓶还能放花呢!她那肚子,生完一胎就没动静了!”实在拗不过他妈妈,生了二胎,却也因为这件事丢了工作。

想也奇怪,这么多年,我竟也就这样咬牙忍下来了,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听以前剧团的朋友说,我走了没多久你也离开剧团了,说是去学摄影了。那天和你遇见,真是一点都没变,连法令纹都没有的,现在看来倒好似你比我年轻了。在我看来,你是那种真正自由的人,只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并用自己喜欢的工作养活自己。我当年很憧憬你这样的人。

你常用一束追光打在舞者身上,那光灼烧背后的感觉,就好像你对我的期待,逼迫我好好跳舞,好好生活。十多岁的我迫切地想要从那束光里逃出去,我以为那就是所谓自由。

所以原谅我,曾经对你视而不见。
也许那天你没认出我是好事吧,这世上有太多人,是相见不如怀念。

fin.




ʕ•̫͡•ʕ•̫͡•ʔ•̫͡•ʔ•̫͡•ʕ•̫͡•ʔ•̫͡•ʕ•̫͡•ʕ•̫͡•ʔ•̫͡•ʔ•̫͡•ʕ•̫͡•ʔ•̫͡•ʔ
前几天半夜脑洞大开,想写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有时候期待是很沉重的东西啊。整一篇都很意识流,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碎碎念什么。

脑洞实在太多了

哨兵向导两篇走外链(虹and笃)、AO傻白甜日常(润智)、狗血虐心BE的KS生子、以及异常魔性的大奥X忍国(大野忍者解救深宫怨夫尼糯米的奇谈?)

想看哪个?目前都只有构思。(手头两篇我会好好填平的~)

无解的人生题(续)

【虹+笃】接上一条,本来想放在一起的,但是Lofter好像有字数限制。

6.牵绊过深
樱井翔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绷到极致的一张弓,看起来完美,蓄势待发,却已经精神紧张到了要崩溃的状态。也许当初还是不要踏上这条路才是更好的选择吧,不,那样自己一定会后悔吧,作为樱井翔这个人来说。

他正出神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凌晨五点,只有松本润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他照常接起来,果然,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酒气。他略带无奈地想:通讯工具都从座机变成智能手机了,这种恶习还是没有改变。不过反正,等松本润酒醒了他什么都不会记得,所以什么都可以说。
“Sho酱吗?太好了是Sho酱,找你好久了,现在想见你啊!你为什么要走啊!嫌だ!”
不知道酒精是有什么魔力,可以一瞬间把爱好盆栽的大爷变回十几岁的润包子。

不过樱井翔是不会承认他对松本润醉酒后的表现并不厌烦的,实际上还颇有些乐在其中。不过再让他玩下去丢人就丢大了,毕竟也快早上了,进店里买早餐的人说不定会被他吓到,明天娱乐版头条恐怕就是“松本润酗酒至清晨,疑似和情人通话”。

电话那头还在继续撒娇,“啊Sho酱你在哪里啊?你来找我吧!我在以前那个!那个你说老板娘长得像癞蛤蟆的居酒屋~哈哈哈哈嗝,真的好像啊~”
松本润这么说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老板娘就在他旁边擦桌子。倒是电话那边的樱井翔立刻体会了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打给松本润的经纪人:“他在XX电视局边上的居酒屋,你等等,我翻一下,对,XX街XX号。他下午还有广告拍摄吧,赶紧给他扔摄影棚去。”

松本润最近换了新的经纪人,原先的经纪人已经隐退当了公司高层。新经纪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每次通知我松本润在哪里的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他对松本润的日程了如指掌。”开始他出于对idol的人身安全考虑问过松本润,结果有幸见到了天王出神的样子,嘴角带着花痴般的微笑,眼神却很忧伤。于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经纪,他坚决贯彻了“三不”原则:“不看,不听,不说。”能让那么挑剔的松本润露出那种表情的人想必不是一般人。

7.他们的幸福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最终决定办一个小型的婚礼。听起来就是相叶会热衷的事,二宫只是被拖着来的而已。所以当二宫和也给松本润打电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是这样的:“相叶非要办个婚礼,拿他没办法,你也算是见证了我们俩故事的人,总得来一下吧。”末了还来一句,“把樱井翔的那份(礼金)也带上啊!”
松本润挂了电话,心里还在吐槽:“明明他自己也很高兴的,非要说得好像不情愿一样。”
二宫好坏也算圈内资深记者,一传十 十传百,最后来参加的记者、策划、经纪人、歌手、演员和偶像几乎是艺能界的半壁江山。而相叶雅纪家里人也叫了好些相熟的亲戚朋友,搬了小半个千葉到东京。二宫和也抱怨:“我早就知道相叶所谓的小型,和一般人讲的小型根本不是一回事。”听听那甜蜜的语气!简直虐死单身狗。
对他们这群人来说,这个婚礼比一般同学会更能把所有人聚齐,当天因为钓鱼而黑得像炭一样的大野智久违地上线了,当年拍微电影的Takki前辈如今忙于舞台剧演出,留了视频信息:“好歹我算你们俩媒人,没能来参加真的很遗憾。祝你们…好像什么都有了,那我只能说早生贵子了”遭到一阵哄笑和二宫和也的记恨。

松本润、小栗旬和生田斗真三个大明星,一人带了一瓶好酒,被众人嘲笑一群醉鬼。朵氏兄弟为转移单身汉们的火力,声称三个醉鬼里只有一个是有人管的。横山裕咋咋唬唬地喊:“诶?混得最出息那个怎么没来?”二宫立刻回他:“人家忙的那可是国事,不敢打扰啊。”丸山隆平气哼哼地说:“这可是二宫和也的婚礼!”

无解的人生题

【虹+笃】政坛新星X娱乐圈天王

1.那五个人
已经四十岁的他接受采访,说起爱情观:“十七八岁的时候,总看不起因为一点点小事分开的情侣,觉得荒谬可笑。那时候近乎偏执地相信:两个人之间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不够爱。”

记者沉着地问他现在的看法,他说:“想起纠结于喜欢和爱的区别的那数十年,真是什么意义也没有啊。但现在,早就找不回初恋的心情,也没有勇气再去轰轰烈烈了。现在就想简简单单得过且过吧,反正生活,也不过是这样。”

记者从容地关了机器,懒洋洋地喊了声“收工”,天王却拦住他,说要不去喝一杯。那记者很快地反应过来,回复道:“也好,久违了,说说最近吧。”两人钻进电视局边上的居酒屋,竟然同时生出几分怀念来。天王感叹道:“真是什么都没变啊”记者却小声吐槽说:“明明菜单都换了新式的翻页版,以前油腻腻的塑封菜单才是这间店的特色。”等天王回过神问他,他又说:“啊不,什么都没有。”

想起他们二十代的时候,因为年龄相近,常常工作日程结束后来喝一杯,那时记者身边有个热血青年,明明开着拉面屋,却一直在谈想成为职业棒球手的事,有点脱线又有点感性。那也是个有趣的人啊,天王心想,不知道他最近怎样呢。那时还有一个人,不怎么说话,喝多了就会兴奋起来调动气氛,好像不那样做就是他的罪过似的,一开始听说他是现代美术那一挂的真挺惊奇的,感觉不太搭调。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他可是那个人带过来介绍认识的,那个疯起来玩得了摇滚,在肚脐眼上穿眼的人,后来却成了他自己曾经最不屑的政客,他们那圈人,多少有点不符合常理出牌的习惯。

2.往事如烟
两个说好要在居酒屋聊聊最近的人,到了以后却开始各自回忆过去。这画面在他人看来想必很奇怪吧,尤其这两个人,都是圈里最会聊天的人。

想想也是,两个十年不见的朋友,见面能聊什么呢。最后还是松本润先开了口:“我这些年都在片场忙,各个国家飞,要不就是赶几个商业广告,像今天这种采访,真正是近十年没接过了。”太官方了,不是他松润平时的风格。不过还好,二宫和也拍拍他肩膀说:“跟我你还装什么,都是老朋友了。你最近除了拍戏,感情方面怎么样了?还单着吗?”松本润也笑了:“怎么,你也老了,你以前可绝对不是一见面就聊这种话题的人。”二宫就笑,笑着笑着把右手亮出来给他看,上面一个朴素大方的银戒亮瞎了松本润的眼。他夸张地揉了揉眼睛说:“不是吧,哪家的姑娘被你这老狐狸骗了走,我可一点没听说。”二宫就说:“对象你也认识,这么多年一直没想着正式戴个戒指什么的,最近我不知道怎么的,老树发新芽,这不挡桃花呢嘛,就戴上了。”松本润有点酸溜溜地说:“你就得瑟吧,不过我真挺好奇的,哪位大仙儿能把您捆住啊?”
“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定定地看着他,吐出了这个名字。
“谁?那个棒球小子?诶诶诶诶你!”松本润吓得差点从高脚凳上翻下去。
“大叔你伪娘气息漏出来了。”迎接他的只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冰冷吐槽。

3.他们的幸福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是我当年的雷达失灵了,这么一想,松本润也就释然了。松本润和樱井翔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不说二宫也知道,更何况如今在他俩面前这些话都已经成了Taboo,那么松本和二宫作为朋友之间的话题只剩一个。

二宫悠然自得地一边晃只留一点底的清酒壶一边讲述他和相叶的故事。

那是中学一年级的时候,二宫和也被家人骗去学表演,不过他自己也半推半就,学着学着还真学出点名堂,对举摄像机记录、剪辑、乃至制作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正巧当时表演班的前辈也在制作微电影,二宫就存了观摩讨教的心思。微电影是讲一个爱打篮球的小子,整天做着能和电视上看到的大明星一起打篮球的梦,为了这个梦想做了各种各样可以说是荒谬的努力,最终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回过头看,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执着于最初的那个梦的故事。

啊,真是说不清是励志还是忧伤的电影,这样的想法只在二宫和也见到主演之前有过。见到相叶雅纪后,二宫觉得,不论是什么样剧情的电影,被这样的人一演,都会变得像春天午后三点左右的阳光吧,让看电影的人觉得恰到好处的温暖。这世上真是有各种各样的人呢,像他自己,就常常被表演班的同学说阴郁,也不知是为什么。

他们在一起制作一部微电影,那对中学生来说可是件不得了的大项目,少年们心里有着共同的骄傲。他们两人又恰巧同路回家,渐渐生出了志同道合的感觉。有时候二宫会到相叶家坐坐,吃顿饭再走,有时候会去电游中心比赛保龄球,也有时候,只是和相叶待在一起就有讲不完的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讲起二宫势必会想起相叶,讲起相叶也一定会拉上二宫。所有人都说,连大人都说,他们好得像亲兄弟一样。

讲到这里,二宫突然放下他晃了很久的清酒,跟老板娘讲:“再加一壶吧,这壶已经凉了。”
松本润说:“我都懂,你那时听到这样的话很伤心吧。”
二宫也不承认也不否认,自顾自地给松本润也斟了一小杯酒,说:“讲故事时就得有温热的酒,暖身,关键是还暖心。”
松本润神色一黯,说:“就是有十壶特级清酒也暖不过来了,他的,我的。”说完猛灌一口。

4.心照不宣
二宫和也做记者这行有年头了,多多少少听说过松本润这些年捕风捉影的一些绯闻。这行里做得长的都觉得这背后有蹊跷,对松本润有利的绯闻留下,可能有负面影响的统统不见报,夸张一点说,根本来不及传到二宫耳边就被压下去了。若说是他经纪人手段强硬,也不太像,毕竟当年他没这么红的时候,经纪公司没道理这么帮他。在这圈子里混,光洁身自好是没用的,他窜红快资源又好,看不惯他的大有人在,就这样还一点黑历史都找不到,不得不说他背后这人一定能量很大。

二宫猜也知道,松本润背后这位,除了在政界混得风生水起的樱井翔恐怕不作第二人想。然而松本润是不知道的吧,他是那种不关心自己绯闻的人,只要不闹太大,他根本不会关心报纸上又写他什么了。这俩人,总是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看的人都为他们着急。尤其是他和相叶这事定下来以后,有种病叫新婚综合症,症状表现为总想撮合别人,不停地强调婚姻生活的幸福。现在的二宫和也简直是重症患者。

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这记者圈的内幕告诉松本润,也不能算他操之过急,他们二位已经磨蹭了三十年,再没把火烧一下,就要守望对方终老了。
“松润,其实,这么多年了,Sho君一直没忘记你,他一直暗地里在帮你。你觉不觉得你出道以来不良绯闻特别少?”

松润已经低头灌了好几口闷酒,挺好的酒被他当烧嗓子的工具。听到他这一句终于抬头,眼眶竟已有几分湿润:“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们都说他对我好,可是他要实现他改变现有国策的理想,又或者他根本喜欢站在权力的中心,我已经分不清了,也无所谓了。总之在这个国家,甚至这个时代,一个政治家不能是同性恋者。”

二宫说:“可是你看,同性婚姻法案已经通过了,大众已经没那么抵触了,我和相叶就是这个法案的受益者。你和他,两个人背后都有巨大的能量,站出来,说不定一切都会有改变。”

松本润好像一时半刻被二宫说得无言以对,他沉默很久才说:“我从前从没有发现你和他是如此相像的人,理想主义得近乎天真。我信你,如果是你在我这个位置,你会敢站出来说。可是我不敢啊,这些年,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好像很强悍的人,但是,Nino,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来敢赌的都只是有七成把握的事。”

二宫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眼睛想:可是你不快乐啊!你们俩好像离开对方过得很好,可是那些都只是表象,心里都是空的。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他清楚地明白松润说的问题是无解的。樱井不可能放弃仕途,会放弃理想的樱井翔也不是松本润要的那个他;松本润不可能安心做个附属品、地下情人,何况纸包不住火。于是二宫最终只是说:“抱歉,是我欠考虑。”

5. 另一边
樱井翔从梦中惊醒,一看表才凌晨四点,最近睡眠越来越差了,整个人有些浮肿。他梦见十几岁的松本润,脸粉嘟嘟的,整个人却瘦的像竹竿一样。其实松本润很聪明的,根本用不到他教,他只是学习不怎么上心罢了。随便一逗就哭,哄好了又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你。而现在出门开车,常常能看到松本润的大型广告牌,他变了很多了,成熟得体又幽默风趣。我家的松本润也已经长成立派的大人了,每当这么想的时候,樱井翔都会生出自豪和失落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他们之间的关系难以用情侣来概括,樱井翔在松本润的生命中,好像父亲,又好像兄长,也是他的人生导师,还是他的男朋友。

樱井翔揉了揉太阳穴,心想:我确实成就了他,但又何尝不是毁了他。他曾经对我们的未来有那么多憧憬。对松本润来说,樱井翔是他必须放在人生规划中的。对樱井翔来说,松本润就好像他未来规划中的变数,虽然是美好的变数。他的人生每一步都是算好的,所以他才能走得这么顺,他必须依仗父辈的人际网才可能在合适的年龄爬上高位,和松本润在一起,等于放弃这个外挂外加无数风险,对自己,对他,都是风险。

他长叹一口气,拿出医生给配的药,医生已经说了,他是严重焦虑症外加轻微的强迫症。他这样想的时候,又不可避免地想起松本润,硬要说的话,那个人估计是严重的强迫症吧。

反正醒得早,他干脆拿出最近的几本财经杂志来看,中年人了,看过的杂志里还像学生时代一样贴满了便条和标签。人人都说他大有前途,四十刚出头在财务省已经做出一番成绩,哪知他背后做过多少功课,打通多少关节,更要防着多少双眼睛。偶然想起昔日混摇滚乐队的日子,竟然恍如隔世;那时觉得穿脐环勇敢,现在看看那不过小儿科,真正的勇者在官场上浮浮沉沉,还不失本心,每走一步都可能是悬崖,却不得不往前走。

财务省副大臣心想:我的本心呢?也许已经遗失在松本润那里了吧。徒留一个在刀剑上跳舞的木偶,因为没有心,也不觉得疼。

【Y2】孽缘2

偷跑一个…1我还没写完先不放。

在一起久了之后,生活也不过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当最初的新鲜和激情煺去,才明白两个如此不同的人彼此磨合有多难。好在二宫和也从来是随和的,也就由着樱井翔随意改变自己的生活,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个人要多让步一点。樱井下班晚,于是做饭的任务自然地落在二宫头上。二宫迁就他,三不五时地买些贝类烧给他吃,看他眼睛发亮地说一声“好吃”,已觉得心满意足。

不知不觉中,二宫和也的拿手菜从汉堡肉变成奶油贻贝汤,晚餐斟上半杯葡萄酒也变成理所当然的事,读者在他文章下留言:“以前秀一君的文总觉得是非常冷漠理智的,主人公以近乎旁观者的态度审视这个世界,最近却有了些烟火气。是发生了什么吗?”二宫看到这条沉默良久,回复道:“算是回到人间了吧。”习惯性在句末加上颜文字:),又发觉以前的他似乎并不会这样做,理智提醒他这段感情他已陷得太深太危险,感情上却已离不开这份来之不易的温暖。

樱井翔最近调到投行部门,老同事都说他总算熬出头,不做理财就不用再被当成诈欺师承受白眼,投行辛苦是辛苦一些,一个项目能拿不少,结束以后又有假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总要把十二分的热情展示给新同事看,否则空降兵难以服众。

一天清晨醒来,樱井发现自己身处大大小小十多个显示屏中央,屏幕上浮动的红绿双色线和条形图,在那一瞬间竟然显得十分陌生。他想起自己昨晚没回家没给二宫发消息,匆忙翻出携带电话,往下一拉,“新消息0条”。从来自信满满的精英突然被击垮,一个其实非常荒谬的想法占据了他的脑海:二宫有没有我都一样吧,说不定我在还给他添了麻烦。像是想要挽回什么似的发去消息:“Kazu,等我忙完这一阵我们去温泉旅行吧。”二宫心想:拼命三郎哪有忙完的时候,又是空头支票而已。却还是认真回复道:“好,去别府吧。终于有机会真的去一次我写的地方了。”

樱井翔果然只是一天比一天更忙,手头的项目做完了,上面看他眼光手段都不错,又把隔壁组的活也分一些给他,美其名曰:能者多劳,反正季度奖金总不会少了他的。回家时间也一天比一天晚,忙起来忘记发消息回家也成了常有的事,又或者说,他不是忘了,他只是想看看二宫会不会主动发消息给他。这样的期待一次次被“新消息0条”摧毁,慢慢成了一个心结。

想是樱井亏欠了二宫的,终于有一天忍不住撂下手上的工作,按时按点回了家。二宫打开门时还在嘀咕:“来收外卖餐具的吗”看见是樱井竟然愣住,只讪讪地说:“你也知道回来。”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语气好似深闺怨妇。樱井翔一看家里到处摊着的游戏碟和零食,桌子上有吃剩的小半盘咖喱,他微波炉加热了一下,勉强算是垫了肚子,拿盘子去洗的时候才发现灶台上已经积了一层灰。樱井翔把二宫和也叫过来:“我不回来你都不开灶的吗?你这样身体…” 二宫突然觉得委屈:“用不着你关心!我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么过的,这么多年也没病没灾啊!”说完转身就进了卧室,还顺手把门锁上了。

二宫开始收拾行李,心说我也曾经做好两人份的饭,按你强迫症的要求摆好餐具,一直等到晚上十点,一个人用冷掉的奶油浓汤配了饭,那股油腻的气息一直往上泛,半夜跑到马桶边上吐了个底朝天,第二天早上收到你发的消息“昨晚忙忘了没回家没给你发消息。”像个没事人一样地回复:“没关系,你忙你的。”本来也就是自己作,明明可以热一下再吃的,吐了也不关你事。
奇怪,明明是这么委屈的,二宫竟然一滴眼泪也掉不出来,只冰冷地吐槽自己:“这就是陷得太深的后果。”

二宫不无悲哀地想:早就猜到会分手,但没想到不是他爹打压,也不是谁变了心,我们连那一关都熬不到,只是生活本身,就已足够压垮我们的海誓山盟。

——————————————————
这篇只能在这里收笔了,再往下写就把ninomi写俗了。

每周更新歌单推荐

Bolero!—Arashi
红—X Japan
星象仪—大冢爱
おとの掟ーDoughnuts Hole
Catch the moment—LiSA
青い季節ー大原櫻子
Over the top—Hey!Say!Jump
SAKURA—水野良树
ラストコルーflumpool
Kanadenaru—EGOIST


每周更新 歌单推荐

Some like it Hot!!—SPYAIR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わ—amazarashi
My Boo—清水翔太
Tummy—Radwimps
1992*4##111—二宫和也
Ninelie—Aimer&Chelly
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大石昌良
Life is like a boat—rie fu
ヒカリノアトリエ—Mr Children
orion—米津玄師

每周更新歌单推荐

日音十首推荐(新歌老歌都有):
Remarkable—岚
MAGIC—AAA
Tokyo Girl—Perfume
We Are—One Ok Rock
宙船—TOKIO
NOROSHI—关八
幻の命—Sekai no owari
恋—星野源
嘘の火花—96猫
亿万笑者—Radwimps

基本都是一些…热门曲目…参杂着私心。

我爱的人

那些年的ARASHI,是五个带着狂气的少年,像要宣告反叛这个正经的世界,五个人背靠背站成一个圈,us against the world.

现在的ARASHI,实现了那么多承诺和梦想,把刺收在里面,温和地看着所有人,他们不再紧紧抱团,因为五个人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常识,反而每个人都有更广阔的空间,us support the world.

很多很多年后,等我成了老奶奶,去博物馆的时候可以和孙子孙女说:“这是大野智的画,我年轻时也追过星呢。”

奥运会世博会的时候会说:“还记得那时候一直是樱井翔做的采访呢,时间过得真快。”

给他们做玉子烧的时候会说,我做得这么好都是拜一个叫相叶雅纪的人所赐,他还教了好多…

给他们放老电影,说我所知道的影帝是那样温柔的人,你们要学会用一颗清醒的心面对人生沉伏。

然后看见移动舞台的时候说,知不知道松本润,他啊,克己又聪明,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你奶奶最喜欢他了。
———————————————————

然而我就没打算要小孩…也就想想。

二宫和也 出演作品盘点

1997年7月
舞台剧《Stand By Me》

1998年1月1日
SP《越过天城》松本清张 原作

1998年8月17日
电影《二十六夜参拜》

1998年10月9日-12月8日
电视剧《继母庸人妙管家》

1999年1月10日
电视剧《热血恋爱道》第一话

1999年4月12日-6月21日
电视剧《危险放课后》

1999年8月29日
单元剧《恐怖星期天》第八回

1999年10月11-29日
短剧《V之岚》

2000年10月11日-12月20日
电视剧《拭去泪水》

2001年10月10日-12月12日
电视剧《半个医生》

2002年10月18日
电影《PIKA ☆NCHI》(生活虽然艰难但是快乐)

2003年1月8日-3月12日
电视剧《热烈的中华饭店》

2003年7月4日-9月12日
电视剧《Stand Up》

2003年
电影《青之炎》

2004年
电影《PIKA☆☆NCHI》(生活虽然艰难但是快乐2)
舞台剧《远离涉谷》

2004年7月8日-9月16日
电视剧《阿南的恋人》

2005年1月13日-3月24日
电视剧《温柔时刻》

2006年3月22日
SP《算是报恩了吧》(残障三部曲第一部)

2006年
电影《硫磺岛的来信》

2006年
动画《恶童》声优

2007年
电影《黄色的眼泪》

2007年1月11日-3月16日
电视剧《拜启,父亲大人》

2007年6月
舞台剧《无因的反抗》

2007年7月6日-9月14日
电视剧《山田太郎物语》(又名贫穷贵公子)

2007年9月20日
SP《马拉松》(残障三部曲第二部)

2008年7月4日
电视剧《魔王》第一话 友情出演

2008年10月17日
电视剧《流星之绊》东野圭吾 原作

2009年3月29日
SP《Door to Door》(残障三部曲最终章)

2009年7月
舞台剧《陌生乘客》

2009年9月24日
SP《如果在天国与你相遇》

2009年
电影《天堂之门》友情出演

2010年1月9日
SP《最后的约定》

2010年9月20日
电视剧《虹色夏恋》友情出演

2010年10月1日
SP《大奥》

2010年10月19日-12月21日
电视剧《飞特族,买个家》(打工仔买房记)

2011年1月29日
电影《GANTZ》(杀戮都市1)

2011年4月23日
电影《GANTZ PERFECT ANSWER》(杀戮都市2)

2011年10月4日
SP《飞特族,买个家》

2012年8月25日
SP《乘着轮椅飞向天空》

2013年
电影《白金数据》东野圭吾 原作

2014年
电影《PIKA☆☆☆NCHI》(生活虽然艰难但是快乐3)
电视剧《即使弱小也能取胜》(以弱胜强)

2015年3月21日
电影《暗杀教室》杀老师配音
2015年12月12日
电影《与母亲一起生活》

2015年12月28日
电影《红鳉鱼》立川谈春

2016年1月3日
SP《哥儿》夏目漱石 原作

2016年3月25日
电影《暗杀教室 毕业篇》

2017年11月3日
电影《最后的菜谱》(麒麟之舌)予定

应该没有漏的。